编者按语

在一个多月前的淡淡夏日,从世界最北的一端飘来一缕惬意的清凉,在布兰卡泛起涟漪,引起荡漾。是他用相机记录下的一幕幕北极风光,这里稀有的罕见风光向我们展示了绝对纯美的色彩,显得更加弥足珍贵。他就是布兰卡人气火曝的摄影师——杨文山(曾用名:1234567i)

北极破冰船(50年胜利号)
Arctic icebreaker   
(50-victory)   

我们乘坐的核动力破冰船"50年胜利号",是"北极号"的同级船,于2007年完成处女航,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核动力破冰船。

破冰一路破冰的过程是旅途中不可错过的壮观场面。破冰船压到冰块,首先是完整的冰块,开始产生裂纹,接着被分割成几块,靠近船的大的一端被船压着,另一端高高翘起,这个时候可以看到冰的厚度和颜色,外面的冰不断的向外冲击更外面的冰块,十米之内可以看到起起落落的冰块的相互碰撞,展示不同的较量和姿态,冰快上的雪花被绽出好几米高远,同时发出嘶嘶的声音。在船尾能看到被压碎的大大小小冰块,有的不断翻滚,有的高高跃起,有的随波起落,其赫赫的声势,强烈的噪音,加之船的震动,蔚为壮观。对甲板上船的摇晃这几天已经适应了,第一天还有点头晕不适,现在不晃几下还不适应了。这是一种极富浪漫情调的享受,一切的美好情怀都在心领神会中。

旅客中年龄最大者为75岁,最小者只有10岁。除了偶尔登上陆地和冰上,其他的时间几乎都是在船上度过的。因此破冰船也成了这次旅游的核心所在。在领略北极超俗宁静的无限风光之外,也能在船上找到生活的乐趣,例如,船长举行的鸡尾酒会,时间胶囊仪式,还有船上的酒吧、图书馆等众多不同的娱乐悠闲场所。

查看作品

世界之巅·北极点
Top of the World
North Pole

地球上有约60亿人口,真正到达北极点的恐怕是少之又少,在中国不超过300个人。

下午八点多我们正式到达了北纬90度的地方,也就是北极点,船在很厚的冰川上停了下来,船员们搭好了舷梯,在船头的右方划出了一个圆,中心点是north pole的标杆,每一个参加北极探险的队员都要下去,手拉手肩并肩,围成一个同心圆,一起庆祝我们到了北极的圆点,内圈是太极大师王刚这几天在船上带领的弟子,一起在在北极的圆点上操练了中华武术之太极。最后大家一起逆时针转了一圈,表示围绕地球一圈。(如果在赤道附近,"环球一周"越过所有的经线,需要经过的距离是赤道的长度——40076千米,这怎么能在很短的时间里完成呢?若是站在北极点上,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只需原地转一圈,此时跨越所有经线经过的距离几乎为零,几秒钟就可以宣称自己"环球一周"了。)

由于我们船右边的冰块出现了很长很大的裂纹,而且据观测裂纹不断扩大,船方说北极点的试水冬泳是不安全的,船启动在附近找了一个地方,由于冰块的不稳定性,考虑到安全的因素,船方只许可入水的队员下船冬泳,和北极点来一个亲密接触,大概有30多个队员一个个的跳下水去,特别是第三届残奥会冠军侯斌也勇敢的跳下去,他可只有一条腿。

侯斌的这种坚强的意志带给我强大的震撼,这是他的一种人格魅力,也是我的榜样。正如登山家希拉里关于决心和意志力的描述:我们每个人都是有愿望的,在生活中我们常常不缺少愿望,缺少的是实现它的意志和力量。

查看作品

北极天空
The Arctic sky

那一望无际的广袤天空,飘忽的寒冷气流缓慢流动着,穿行其间的云朵难以捕捉的飘逸。多变的天气在这里尽情演绎着,连彩虹也稍纵即逝。5分钟前是晴空万里、阳光灿烂,5分钟后是乌云密布,阴暗潮湿,一切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又是那么的自然。变幻无常是北极气候最奇妙的特点。

在一般人眼里,北极是遥远、陌生、风险的代名词。寒冷、干燥、荒芜是它存在的自然形态。对于长期在温带地区生活的我们而言,这里一定能配得上"艰苦"二字。但是对于渴望冒险和探索风光的我,那里无疑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当真的踏上这片土地时,你一定会为身边的种种奇迹而欢呼,更为忽明忽暗的天空创造的豪迈壮美景观所雀跃。

遗憾的是,我们在夏天去北极看不到北极光(被称为天堂的火炬)。并不是因为夏天没有北极光,而是因为极昼期间天空光亮,肉眼无法观测。只有极夜期间才是观赏极光的最好时间。

为了能让大家能看到最原始的北极,我对图片几乎没进行任何的后期处理。还原大自然空妙静逸的神韵,领悟自然美的深刻哲理。车尔尼雪夫斯基曾概括过人在欣赏自然界壮美时的心理感受,他说:"静观伟大之时,我们所感到的或者是恐惧,或者是惊叹,或者是对自己的力量和人的尊严的自豪感,或者肃然释倒于伟大之前,承认自己的渺小和脆弱。"这正是自然的壮美在心灵上引起的震撼,是那种见过之后就难以忘怀的景致。

查看作品

北极巴伦支海的日出
The Barents Sea in
the Arctic Sunrise

在海面的狂风细雨中,忘记了寒冷与疲劳,只为了追随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奇景。见到了真正的玫瑰色还有那种通透洋红的日出,它超越了客观存在的壮美,带给我多种非同凡响的视觉体验,与心灵影像结合,扩展思想的情感领域。正如桑塔耶纳所说:"世间决没有只在客观方面感动人的事物,事物之所以感人,那是因为它触及观察者的敏锐的感受力,并继续与他大脑和心灵相沟通。"

在空中被云雾如纱般缠绕飘散的日出奇观,或嘻闹或哭泣,或翻飞或起舞……各种形态风起云涌,汇聚着、奔腾着,似乎在诉说着什么。显得充满激情而动荡不安,几乎像是在它的内层蕴藏着巨大的能量,想要得到解脱而剧烈地爆发出来。

而在那个时候,我想到了司马迁所说的一句话,"究天人之际,通古令之变,成一家之言。"对环境的认识绝不仅限于它的本身,更需要多方面的引申和领悟。这也是在特有的自然环境下,风光摄影所具有的独特魅力。

查看作品

北极冰川
Arctic glacier

冰川干净的画面,没有一点杂质,犹如婴儿的眼睛,干净无暇,那一份纯洁可折射到人的心灵,使之净化升华。格调朴实安静,一派素雅,宛若童话世界,给人无限遐思。

北极的冰大致有两种:海冰和陆上冰川。当水面温度降低之后,海面会变得像油膏一样,这是因为水的密度变大即将结冰所造成的反射率变化,之后海冰以一个个凝结核为中心凝结成小的薄冰块,这些冰块叫做"馅饼冰"。在海潮的推动下,他们从各个角度彼此拥护、碰撞、夸张地扭动,把边缘的棱角磨平,使其成为一个个圆形的冰块。如果温度继续降低,则这些圆形冰块会连接起来形成完整的冰面。冰一定是淡水,其中不含盐分。当海水结冰时,冰中会自上而下形成一个个排盐管道,尺寸从微观到一指粗细的都有,盐从这里向下排出,在冰层下方形成了过饱和盐水层,而海中的褐藻就生活在这里,因为他们既可以汲取养分,同时又可以受到冰层透下阳光的照射,从而进行光合作用。

苍茫的天空,安静的世界,自然被净化成简单的色调,寥寥几笔勾勒出的简单线条,创造出一种凝重深厚的诗的意境。郑板桥曾在他写的诗中道出了他的审美创造主张:"四十年来画竹枝,日间挥写夜间思,冗繁削尽留清瘦,画到生时是熟时。"由此可见,借鉴绘画的简化手段,削尽冗繁,让作品在简约的画面中传达出艺术之美。

查看作品

北极浮冰
Arctic sea ice

满目皆是的浮冰以各种姿势轻盈地飘浮着,宽广的海面也被推向遥远的天边,浮冰的粗犷线条变成了优雅洁白的曲线,是浮冰特有的韵律。在广阔的天空下显得格外平静,这种表面的平静下蕴藏着悄无声息的焦躁不安。

一开始,雪均匀地覆盖在冰川上,但是当雪越积越厚时,底层的雪受压形成了冰,在山脊上的积雪会产生侧向的压力,造成山坡上的冰川滑动,经过漫长的年代后,滑动的冰川会越过岛屿的边缘,随洋流飘向海的深处。在这里,海水不足以承载整个冰盖的重量,造成冰川裂开,形成一个个巨大的冰山,也就是浮冰。所以撞沉泰坦尼克号的冰山是来自断裂的陆上冰川,而不是来自海冰。这些冰非常危险,因为他们的重心极度不稳定。

这些巨大的浮冰如雕塑般依然空灵美丽,它们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它面前,我的灵魂受到震撼,情感得到激发,心灵得到涤荡。我不得不感叹大自然的雄奇伟岸,如飞转的旋涡使我无处不感受到一种力量,这种力量又以自身的感受程度和宏伟气势运行千里。蜇伏于心的摄影情结在此得到淋漓尽致地发挥。

面对着这片被人类征服的净土,她还会亘古永恒吗?

查看作品

北极冰色
Arctic ice color

北极冰根据年代的不同会呈现出不同的颜色,冰的颜色有翠绿,又有湖蓝还有黛绿,使人感觉到冰的干净和纯洁。据专业的说法,有当年冰大概是1.5米厚,颜色显得比较通透晶莹;有次年冰大概在2.5米左右,颜色大概是湖蓝的;有多年冰都是要在3米以上了,颜色是墨绿,颜色越深,年龄越长。

从飞机上俯瞰,此时的太平洋平静如水,整个画面被纯净的蓝白色块充盈着,漫长的冰裂缝沟壑纵横,充满动态的海水变成了似乎要凝固时间的静态冰块。斗转星移,北冰洋的变迁,大海在暗中偷换着自己的容颜,冰块也在变换着属于自己的色彩。由此激发了我对各种色彩的颇多感想。

不同色彩产生不同视觉感受的同时,也赋予不同的情感成份:"自从绿给了我以生命,粉红赐我以希望,灰白赐我以悲哀,再完成这帧彩图,黑还要加我以死。从此以后,我便溺爱于我的生命,因为我爱它的色彩。"

查看作品

北极植被
Arctic vegetation

那些奇花熌灼的植物入口——在气候无常的天空下,总是笼罩着一层神秘的色彩,生长在大陆边缘的荒岩石壁、冻土层化开的表面、苍灰沙砾的碎石间,能感觉到冰川雪国中顽强的生命力。是植物起源的场景静照,还是内心地球村的视像?抑或是潜意识里对植物的敬畏?不管是最起初最起初的植物进化,还是史无前例的植物对气候变暖的适应生存?这些孤独、神秘的近乎虚幻的植物让我们看到了生命的律动与延续。我有幸记录下这神秘荒原上闪动着的生命之魂。

北极里的植物总共有900余种,是如此引人入胜,又令人深思。灵动自然的挪威虎耳草,生长速度极其缓慢的苔原,以及少量高等植物,如灰蓝柳和北极罂粟。在观者的眼里,像是清晰可见却不可触碰的梦境。照片中的植物,属于北极的奇迹,以令人不可思议的适应方式繁植蔓延。其中,生命力最顽强的是地衣,紧紧贴覆在圆石上,早已和它融为一体,稚嫩的黄绿色宛如新生,据科学家估,北极地衣的寿命有的可能超过400年,有的每年的生长速度仅5毫米。

北极开花的植物更令人大开眼界,所开放的花都是永远朝着向阳的方向,这是由于北极阳光极其微弱的缘故。北极罂粟已授粉和未授粉的花会呈现出不同的颜色,这是为了让昆虫减少重复授粉,增加授粉成功率,而同一种虎耳草在同样的环境里竟然会进化出截然不同的两种使用方式,其中之一是将根系生长成鞭索的形式,一遇到土壤就可以扎下生长,这样虎耳草就可以像蜘蛛爬行一样蔓延。为了抵御强风的侵袭,继续生存下去,只有贴地生长。北极的夏季尤其短暂,大多数植物的生长周期也必须在短期内迅速完成。冰雪覆盖的严冬来临时,死亡后的植物,紧促的更迭罔替,留下种子冬眠,期待着下一轮生命的循环。

查看作品

北极冠军岛的圆石
Champion island in
the Arctic Circle stone

当天然雕琢的圆石突兀出现,内心涌起的强烈震撼,不禁一次次让我感概,这一切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又是多么的尽善尽美。就像艺术评论家所说,"世界本身就是一个无可比拟的艺术家。"而我们正通过照相机的"第三只眼睛"去认识、预期而且阐述它。

然而,严寒并不能阻挡我们发现这里的奇美与壮丽。岛上有高耸的山脉、庞大的蓝绿色冰山、壮丽的峡湾和贫瘠裸露的岩石。从空中看,它像一片辽阔空旷的荒野,哪里残差不齐的黑色山峰偶尔穿透白色炫目并无无限延伸的冰原。

Champa Island 是俄罗斯的国家公园,这里汇聚了非常奇特的圆石,几乎是绝对的正球形。这种石头是一种方解石(碳酸钙)接近,在永久冻土层中形成,又由于冻土的反复解冻与冻结,这些球形石便渐渐升上泥土表层。坚实而厚重,在杂乱无章的碎石间变得生动而可爱,是岛屿中的精华景致。

神奇、诡异是这些圆石带给我的内心感受。在广阔的冰原与寂寥的苍穹下,岁月的飞转在它的表面留下了沧桑的痕迹,让我们看到了历经成百上千年的沉积,像是一种伟大的使命,用自然界万物存在的方式保留着层层叠叠堆积在它体内的不同年代信息。

面对着这片真正未经雕琢的原始世界,原来小如草芥的我在领略大自然的天然奇观时,也能找到某种抒发内心的旋律。此刻,我似乎感到了天地之间的一种永恒和不朽。

查看作品

北极海鸟
Arctic seabirds

说到世界之巅,我们首先想到的可能是地球上海拔最高的珠穆朗玛峰。如果站在太空中看地球,世界之巅恐怕就是另一个白雪皑皑的地方——北极。因此,北极的鸟是离天堂最近的生灵,在地球最北的一端,它们飞的怡然自得,像是脱离凡世的孤独修行者没有丝毫的沉重和不安,就算是面临着常人难以忍受的寒冷,就算乌云挡住了前行的轨道,它们照样展翅高飞,无拘无束,因为这里是它们赖以生存的家园、它们独一无二的天堂。

北极圈内没有企鹅,这已经是家长说给孩子们的常识了,可是企鹅的英文名——Penguin,却本该属于一种北半球的鸟,大海雀,它的拉丁文学名是Pinguinus impennis。地理学家发现后,欧洲人在航船上首次来到南半球时,才误将Penguin这个名字安在了企鹅的头上。

大海雀看起来非常像企鹅,同样也有黑白的身体、直立的站姿、路上笨拙的行走方式,以及水下敏捷的泳姿。更重要的是,二者的翅膀完全适应了游泳,而失去了飞行能力。因此它们也曾被称作"北极大企鹅",不过它们并非南极企鹅的亲戚,相比之下,大海雀跟海鸥更沾亲。

入法兰士约瑟夫群岛,而rubini rock已经近在眼前了。我听见空中鸟叫不断,抬头一看,发现大约有上百只鸟盘旋在空中,大多数都是三趾鸥和厚嘴海鸦,偶尔也有一些小海雀,鸟的总数比这几天看到的总和还要多。而在船的前方,一块巨大的岩石耸立在海中,上面还不断有鸟飞出来,这就是卢比尼岩。这块岩石的结构非常有趣,叫做柱状玄武岩,和爱尔兰的Giant's Causway 和苏格兰的Staffa地区的地址结构类似。根据讨论猜测,这片地方原先是一片非常均匀的均质岩浆,然后再差不多同一时间,整块岩浆同时冷却,产生的表面张力使岩浆的表面裂成六边形,使岩石看起来就像台阶一样,成千上万只鸟生活在这些岩石台阶上,不停地起飞降落,就像一个大机场一样,场面非常壮观。

查看作品

北极熊
Polar bear

探险队长Jane忽然通知我们,就在我们即将上岸的地方出现北极熊。当时,我感到自己是幸运的,北极熊的出现是大自然对我们的恩泽,我们能两次碰到北极熊,第二次还是一只母熊带着两只仔在半山上玩撒。当这些闪烁着北极灵魂华光的瑰宝被我记录下来,而我作为一个寻觅风景的远足者,有幸目睹这次偶遇,是相当的难能可贵。用感恩的心情记录北极当之无愧的象征—北极熊,世界最大的陆地食肉动物。

它体内积累了一层厚厚的脂肪,寒冷时能保暖,游泳时能提供浮力,饿肚子时能提供能量。它们并非活动在北极点附近的海冰上,而是在游荡在岛屿、大陆架与北冰洋交界的地方。

然而,随着全球变暖,北冰洋无冰的区域越来越大,每年无冰的时间越来越长,北极熊只好在岛屿之间长距离地觅食,或撤退到更北的地方——前者消耗大量体力,后者找不到足够的实物。许多母熊和小熊因此不能积累足够的体脂肪,生存堪忧。

为了拍摄北极熊,我调动了全部的感官。北极熊透明的外层体毛似乎隐匿在洁白的世界里,因光的反射让他们看起来呈现出视觉所能看到的白色。魁梧的身材与硕大的冰块形成一种奇妙的组合。

北京电视台的同仁出动无人飞机追赶北极熊。鸣叫、喘息、跳跃在这荒凉沉寂的冰川下显得异常孤独。我看到北极熊害怕的疯狂奔跑,突然有一种淡淡的伤感,激动、不安、压抑。最后它们快速地摆脱了人类的追逐,使它独领风骚的魅力在北极更加嘹亮。

查看作品

来自摄影师的心声
From the photographer heart
The comments section

评论栏

徐立国

上海俱乐部主席
徐立国

初见杨文山的北极纪实摄影作品,让我很震撼,因为我感觉到这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纪实摄影主题,全世界去的人就稀少,那么真正用专业相机记录的人更少。在百度能搜索到北极图片的集料也是少之甚少,其不说几十万的旅行投入,关键就在于为整个人类留下了这些宝贵的图片素材。让我更为感动的是听他说了那么多关于这次旅行的故事,可谓生死一刹那。可以用平静、惊险、刺激、浪漫……这些毫不夸张的任何词汇表达这次非同一般的行程。几次的轮番发帖,一次次的让人感动和羡慕,甚至抽筋。这样的美景,这样的地貌,冰天雪地,实属难得!永远支持老杨的这种拍摄精神!
老刘

摄影名人
老刘

欣赏了杨文山的北极之行照片,心里由衷的佩服。对一般人来说北极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神秘地方。没有对摄影那种狂热的爱和执着的人是不会耗费大量的时间和财力。杨文山虽然玩摄影时间不长,但那股对摄影的热爱之心绝对是我学习的榜样。北极这组片子拍的相当的漂亮,对经常在一起长途采风的摄友有如此的进步我深感欣慰。
广阔天地间

风光版主
广阔天地间

杨老师的北极系列片子,用很淳朴、原汁原味的手法,挖掘出一个色调迷人的全新领域;极地风光对于普通人来说难得一见,风景极其雄伟壮丽!杨老师用独特的视角,给人予独特的视觉体验!好一场极地风光的视觉盛宴!

结束语
The conclusion
Survey column

走过世界大大小小的地方,看到了大自然的雄壮辽阔,北极更让他影响深刻。它唤起了他珍爱地球的使命感和紧迫感。环境保护基金会主席帕特.努南的一席话,破有沉重的力量。他说:"我一直笃信约翰.缪尔的那句名言:'进入宇宙的畅途是经过旷野。'他的话在今天听起来愈加显得有分量,自从19世纪至20世纪之交,他把世人的这一注意力引向这一问题以来,通往宇宙的这扇自然之门正在慢慢关闭,确保生动的大自然能永远向人类发出召唤,并向人类提供一个能更好地了解自身的宇宙中所处位置的方式——我们这代人恐怕是拥有这一机会的最后一代了……"

摄影装备:

主机:佳能5d3,佳能1DS3
镜头:14mm,16-35mm,70-200mm,100-400mm,600mm
其他:镜头纸

调查栏 Investigation column

编辑:陶美慧   页面设计:杨彩龙   页面制作:肖达军   程序:韦子乾

影友互动,共畅心语

摄影不仅是生活的记录,还是一个不断求知的过程。以影会友,以影求知;以影寄情,以影养性,品味人生。在此,让我们尽情享受北极图文带来的硕大惊喜,共襄盛举,各抒已见,从中领悟北极风光不同层次的含义和情感上的浓度。